週三. 10 月 23rd, 2019

專題:美國若持續升息-將衝擊全球經濟與金融市場

岳聲居士

 

近期美股呈現震盪破底,道瓊工業指數跌破24000點,那斯達克指數跌至2/9日以來的低點,代表前五百大績優公司的S&P 500指數更跌至2017年10月初以來的新低,也衝擊歐洲和亞洲等全球股市聯袂下跌!

 

許多市場專家都將美股的表現不佳,歸咎於美國聯準會(FED)升息次數太多又太快!市場人士甚至大力抨擊聯準會可能正在重蹈覆轍,亦即2006年之前不斷地升息行動,間接引爆2008年的金融海嘯的事件。

 

回顧2015 年上半年全球經濟和金融市場,也曾經歷過劇烈波動;是2008年美國次貸風暴以來,下滑幅度最為劇烈的期間。尤其 2015 年第一季全球經濟表現意外疲軟,經濟預測機構在3月紛紛下調全球經濟成長預測,第二季經濟成長率更跌破原先市場預期,各主要國家出口疲軟,加上希臘債務違約風險升溫,導致預測機構EIU於6 月份持續下修全球經濟成長預測,相較於2015年初的預測值2.8%,已大幅減緩 0.4 個百分點!

 

主要因為美國經濟表現不若2015年初預估樂觀,6 月的預測值 2.4%,較 2015 年初預測值大幅減緩 1.0 個百分點!2015年6月中旬的中國滬深股市在創下歷史新高點,一路重挫回檔逾三成,更加劇全球股匯市場大幅震盪,其後在中國政府強力干預下,股市才稍微回穩!而2015年台股大盤指數也從高峰10014點,大幅滑落跌破7752點附近十年線,並一度下探至7203點點才止跌強勁反彈,跌幅將近三成!

 

2015 年美國經濟成長表現不如預期、新興市場需求疲軟、中國經濟成率亦持續下滑,導致全球經濟成長動能不如預期,進一步衝擊金融市場!而當年主要來自於預期美國 QE 退場後,恐將升息的影響下,就影響投資人持股信心,導致全球股市呈現重挫!可見聯準會的升息行動(無論是預期或實際),對全球經濟復甦成長與金融市場(尤其是股市)的衝擊。

 

因此,全球市場密切留意12月的升息之後,仍高度關注著2019年美國聯準會貨幣政策的動向;除了與全球經濟復甦成長息息相關,更將對全球金融市場帶來巨大影響。

 

許多企業界對於2019年經濟的成長前景已出現分歧看法,尤其最近油價、營建資產股、科技股、汽車股和零售股的崩跌,都是市場對於經濟成長趨緩的警訊。如果聯準會持續採取躁進的升息路線,將傷害經濟成長,雖還不至於發生像2008的金融海嘯,但目前美國最新的就業報告顯示,就業機會已經因聯準會持續升息而大量減低。

 

聯準會2018年累計升息3次, 若12月18/19日的美國聯邦公開市場委員會(FOMC)再度升息,聯邦基金利率將達2.25%~2.5%的水平。而聯準會決策官員們在9月的FOMC會議中,仍預期2019年仍將持續升息3次。不過,由於美國經濟成長未來將會緩慢,近期市場最新預測,認為12 月再升息一次,而2019年可能只會再升息兩次,且此後讓利率持平於2.75%~3.0%的中性水準。

 

美國聯準會(Fed)12/18和12/19日舉行的FOMC利率決策會議,市場普遍預期Fed仍將再度調升利率。由於全球金融市場的波動加劇,無論是債券市場或股票市場專家都認為FED不應再調升利率,主要是來自於對債券市場的公債殖利率曲線”倒掛”的擔憂,以及近期全球經濟成長趨緩,認為將可能導致2020年甚至可能要採取反轉政策(降息)的預期。

 

以目前中國不會全然認同川普的要求,美中貿易戰要在90天期限內達成協議的難度極高,仍可能持續惡化,也將對全球經濟帶來損害。在全球經濟走緩、市場下跌之際,市場普遍預期2019年股市可能延續熊市走勢;因此認為FED應暫停升息,放緩緊縮流動性的行動。尤其FED應留意從10月初開始的股市開始下跌,以及全球央行流動性逐漸趨緩、甚至反轉的現象。

 

另一方面,由於美國預算赤字大增,也可能會推升借貸成本和公債殖利利率,造成債券市場價格持續走低。雖然美國經濟2019年仍可維持相對強健表現,但利率持續升高,尤其是短期利率大舉攀揚,使得借貸成本大幅增高,將對企業投資帶來壓抑作用,導致經濟成長趨緩的局面。

 

新任聯準會副主席的克拉里達(Richard Clarida)表示:「現在正處於一個真的必須依靠數據做決策的時點」。以現今的經濟情勢而言,全球經濟成長降溫的一些證據浮現,將攸關美國經濟的展望,它將透過貿易和資本市場等類的因素,衝擊美國經濟表現。因此,聯準會讓利率升到中性水位(聯邦基本利率達2.5%~3.5%)是合理的推估,克拉里達的言論也加強市場揣測,聯準會升息週期或將提早結束。

 

然而,聯準會主席仍釋出2019年持續升息的訊息,使得市場猜測美國升息週期提早結束的預期將落空。由於2019年美國經濟將面臨海外需求降溫、國內財政刺激效用遞減,和聯準會累積的升息對美國經濟遞延的衝擊等因素,都將成為聯準會升息政策轉彎的挑戰。

 

根據公布的數據顯示,德國與日本經濟於第三季均告下滑,而中國亦有跡象顯示經濟情況正在惡化,與美國維持強勁的成長,形成強烈對比。雖然部分經濟學家認為,德國與日本經濟可望很快復甦,避免經濟衰退。然而2019年的全球經濟仍將轉弱,全球許多經濟體仍將面臨挑戰。尤其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中國的數據透露,消費成長轉弱,信心下降,且貸款成長令人失望。經濟學家預期,中國政府將會強化振興措施,以抵銷與美國進行貿易戰的衝擊。

 

部分市場研究報告甚至認為:更糟的情況還在後頭,進入2019年,全球經濟減緩的速度可能更快。而義大利與歐盟之間陷入僵局,且在政府支出問題上,也可能在歐元區引發另一場危機。國際貨幣基金 (IMF) 也預期,2019 年全球經濟成長將由2018年的 2.9%,下滑至 2.5%,全球展望的風險包括美中貿易戰與美國升息對新興市場的衝擊。部分經濟學家則認為 IMF 還太過樂觀,預估2019年全球經濟仍可能大幅減緩。

 

從歷史紀錄來看,每次美國連續升息,最終都導致全球經濟進入衰退,甚至釀成金融風暴。而聯邦資金利率在2.0%~2.5%,將是美國景氣榮枯的關鍵期;許多FED官員都曾提到,當利率升到 2.5% 以上,雖然可壓抑通膨,卻會對美國經濟產生潛在負面影響。筆者認為,連經濟表現相對較強的美國,都可能因持續升息而趨緩走下坡,投資者也會開始對金融市場的風險意識升高,導致投資怯步。台股大盤指數會不會重演2015年的激烈震盪,從高峰11270點回檔測試十年線(目前緩步上升至8520點附近),甚至修正三成,下探7890點附近,仍值得密切堤防留意。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